蘇打綠


蘇打綠 近未來 歌詞




詞曲/吳青峰

同張臉同時間換個地點,
或是同地點同時間速食陌生的臉;
在渴望的夢中尋歡幾遍,
已經將現在都變成未來的舊照片。

愛追求到最後只剩零碎,
我們也只能選擇跟幸福擦肩;
交替的身邊的不同氣味,
沉澱出所有殘缺的不可或缺。

夏日已老,我已熟悉黑夜。

像盲目的魚群渴望海水,
愛情是嘆息燃燒起的一陣暴風煙;
就像沒有路的森林繞了幾回,
熱情是刺激慾望必然的反射行為。

愛追求到最後只剩零碎,
我們也只能選擇跟幸福擦肩;
交替的身邊的不同氣味,
沉澱出所有殘缺的不可或缺。

寂寞已老,我已屬於黑夜。

拉鍊般走過街,拉開回憶的情節。
當然,死去的範圍,包括你的某一面;
雖然─先不論多傻─你也曾幻想,在無花果樹裡尋花。

放棄未來的渴盼,告別昨日的狂野,
明天在什麼世界,身邊還會有個誰,
失去感情的能力─無論要求或給予─曾有的愛還在不在?

多少次寧願都重新開始,
過去一直去,未來一直來,只有現在......

同地點同時間同樣的臉,
同樣的一個我一顆心忽然已明白;
夢中的浮士德迷路幾遍,
說不定就撿到遺失很久的那一塊。

像盲目的季節來來回回,
不管黑夜怎麼長,白晝總會到來。
就像沒有路的森林衝破了天,
終於了解,生命必須有裂縫,陽光才照得進來

還未到來。將要,未來。
就快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