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樂團


信樂團 思念的極限 歌詞




中文詞:姚若龍
原詞曲作者:Angelo Valsiglio/ Pietro Cremonesi/Federico Cavalli

從阻撓跋涉走來累積的誓言 用倔強死命保護甜蜜的苦戀
我以為有心才是唯一的重點 原來愛不是兩個人決定一切
當反對摀住耳朵又蒙上雙眼 多努力妳家裡面還是有偏見
有誰在嫌棄什麼我都能諒解 只遺憾愛被講得好膚淺
我想像思念的極限 就等同癒合的時間
再找到幸福的世界 苦痛會被回憶省略
誰知道思念的極限 遠長過共度的時間
無論是好強或爛醉 妳總會來到心裡面
只凝望就瞭解 我的笑 有殘缺

是什麼展開一段美麗的繾綣 憑感覺簡單擁抱簡單就喜悅
是什麼留下一個沈默的心結 讓感應很難流動堵塞成改變
不服氣已被歲月磨得淡了點 封存在最深層的感覺又浮現
無所謂有過許多旁枝或末節 曾交心才是感動的焦點
我想像思念的極限 就等同癒合的時間
再找到幸福的世界 苦痛會被回憶省略
誰知道思念的極限 遠長過共度的時間
無論是做著夢 還是失眠 妳都會來到心裡面
我現在懂思念是種原野 管紅的花 黃的葉
在不同的季節 也蔓延 無邊

哦原來思念的極限 能打敗愛情的極限
只祈求看妳的笑靨 不奢望還能續前緣
誰知道思念的極限 遠長過共度的時間
無論是做著夢 還是失眠 妳都在心裡面
我想像思念的極限 就等同癒合的時間
再找到幸福的世界 苦痛會被回憶省略
誰知道思念的極限 遠長過共度的時間
無論是做著夢 還是失眠 妳都在心裡面
只心疼地凝望 伸手往前 我就會 淚滿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