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貫線


縱貫線 亡命之徒 歌詞





作詞: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
作曲:張震嶽

聽我說 我原來有個夢
跟你高飛遠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頭
但是我 擁有化為烏有
忘記我們承諾 忘記曾經愛你愛的那麼濃
我不能帶你走 我犯了大錯
必須一個人走 必須扛下所有罪過
必須離開熟悉的街口 請你不要忘記我
這夜裡有小雨飄在空中
當我扣板機的瞬間靈魂早已賣給魔鬼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主幫我贖回
贖回我那一丁點的尊嚴
想起媽媽的臉 對不起這幾年 是否有機會再見你一面
媽媽我犯了錯 你會原諒我嗎 我已經踏上了末路
別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裡還有我的藏身處
我的兄弟 離我遠去 我還傻呼呼的相信道義
所謂的人性 莫非要用血和淚來換取教訓 不想再混下去
想說幹完這一票就不再撩落去
想著想著我的眼淚就流不停

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運命哎呀 什麼關卡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發生在你身上的
曾經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裡出現過好幾次
對此 我並無更高明的解釋
只是覺得今天說不定是個合適的日子
我們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勢 用擅長的方式 給人生我們的
不管是一種告解還是一份答辯詞
人再有本事也難抵抗命運的不仁慈
這道理再簡單不過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愛並非不來
它只是被無預警的惡意的延遲
不要讓某個女人做的蠢事 變成你自己與自己的爭執

為什麼 該有的都有還是覺得不夠
天呀 該不會是貪心的念頭

為什麼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夢
到頭來原地沒有動過
為什麼 萬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開心地鎖著眉頭 要向誰哭訴
為什麼 想去看場電影
該死的颱風偏偏選在每一個的周末
為什麼 這個世界上 就是有人窮得發瘋
有人富有 把鈔票當作了枕頭
為什麼 新聞裡鼻酸故事
只為了偷麵包給媽媽充饑的小偷
為什麼 一百個為什麼
變成一千個 一萬個 十萬個 為什麼
為什麼 我想破頭寫不出個鳥 念念念 我為了什麼

我們都不必在意未來的樣子
像是精神病患寫的詩 或是煙花綻放的節日
隨它去吧 我們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曳然而止
真理在荒謬被證實以前 都只是暗室裡的裝飾
只有眼前亮起來了以後
才有機會彰顯它的價值 不是誰能決定的
該漫游還是衝刺 我們都在海裡 我覺得我們像沙子
你說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運命哎啊 什麼關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運命哎啊 什麼關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